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環遊世界】移動到里約熱內盧



大學時我認識這樣一位人物,Antonio Carlos Jobim,來自巴西的作曲家,但更早之前大家應該都知道Girl From Ipanema這首歌。有一次跟同學到羅斯福路一家天橋下的爵士唱片行買Piazolla的CD,裡面一位工作人員談起Jobim,他的表情與眼神彷彿在談論他的上帝。大約同一時期因為Robert De Niro而看的一部名叫 Bazil 的電影,當時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的風格與主題曲。加上絢麗的巴西嘉年華、神秘的亞馬遜河與憤怒鳥里約大冒險,種種因素都讓我非到巴西不可。




附帶一提,我們家後院經常有一隻紅色的鳥來吃飯,一查才知道是北美紅雀也就是憤怒鳥,當下我一直笑,玩了半天原來你就在我家後院。


經過薩爾瓦多的洗禮,我對這國家稍微可以冷靜思考不再滿腦都是Bossa Nova,我認為這種非常放鬆非常陽傘雞尾酒的歌曲實在會讓人毫無防備心的跑到巴西,背包客棧常有好心人整理成串,整個南美洲都不能大意就是了。


巴西人幾乎都是混血,義大利人與德國、巴西與葡萄牙...不知是否因為如此,帥哥美女相當多


從薩爾瓦多飛里約熱內盧,非常興奮看著巴西的海岸



大約兩小時便抵達里約熱內盧Antonio Carlos Jobim機場。我喜歡他們用樂手的名字替機場命名而非用總統的


等巴士的同時順手拿了一本看不懂的旅遊指南


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在葡語中是「一月之河」的意思,曾被葡萄牙人立為流亡時的首都(這跟臺北不是一樣?),從1822年到1960年是巴西的首都。人口約六百多萬人,天然良港,我在八月六號到達,理當是冬天的里約氣溫仍快到攝氏30度。



南美洲最大的城市之一,市區已經高度發展




也有方便的地鐵



車廂內比紐約的地鐵乾淨多了


這是我下車的地方,原來離糖麵包山很近,好歡樂的風景



我的青年旅館在Botafogo站附近,是很方便的區域



這家青年旅館位於住宅區,一樓是餐廳


我的房間在一樓,四人房但只有我一人睡,每晚大約台幣1,200,乾淨、含早餐,但房間很小而且沒有廚房



吃早餐的餐廳


這天沒有走太多路,所以還是要工作評鑑報告,不知道目前大學評鑑取消沒,我必需要說評鑑是一種很虛無的東西


晚一點到附近超市逛逛,竟然看到釋迦,隔壁是百香果



走在路上抬頭可見到基督像



當天晚上才發現一樓的餐廳到了晚一點變成Pub, 所以到半夜都還人聲鼎沸,這時就要拿出德國買的耳塞才能入睡

在里約熱內盧的第一天,老實說感覺比在薩爾瓦多安全一點,可能我只出門採買糧食沒有隨身帶相機的關係,覺得輕鬆很多,加上背包往前背,感覺很安全,不過時常有被偷被搶的消息傳出,還是不能太放鬆,其實在里約這幾天應該是我在南美洲感覺比較輕鬆的了,可能是整座城市給人的感覺很歡樂的關係。


最後還是忍不住想放這首歌,電影Brazil主題曲,這首歌真的很能代表里約熱內盧這城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