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半夜訪客

昨天半夜當我們意識都模糊的時刻門鈴響了,有點不尋常,因為這裡是個相當安靜的社區,除非有急事否則半夜不會有訪客。

金龍迷糊中去應門,後來我們發現這樣做錯了,隱約中我聽到他跟一位陌生男子的交談聲,不像有急事的樣子。沒多久他進門,我問是誰,他有點猶豫並且若有所思。你還好嗎?剛剛是誰?我問。

他什麼都沒說,拿出手機與手槍追出去。

雖然我知道這是可以擁有槍枝的地方,但還是有點驚訝。我在房子裡安撫躁動的狗狗們,外頭鴉雀無聲,現在大約半夜12點,我在思考萬一傳出槍聲應該如何處理,腦海裡浮現電影裡的許多畫面,我跟金龍還沒討論居家安全以及使用槍枝這部分。這種重大時刻我都會特別冷靜,因為緊張解決不了事情,但腦海裡浮現的卻是美國版的福爾摩斯與華生,這一點用處都沒有好嗎?!

幾分鐘之後他進門,那位男士已經離開。

事情的經過是:陌生男子說他認識前任屋主,並且這個房子之前的保全系統是他裝的,他需要一些錢。顯然這是樁半夜直接上門的搶劫,只是對方尚未拿出武器。

金龍回答:我不管你之前裝了什麼,我已經重新安裝另一套保全系統,而且現在正在錄影,這房子周圍有12支監視器。(我的浪漫男友這個回答超級帥)

陌生男子沒說什麼便開車離開。

事實上這位男子在金龍去費城聽U2演唱會時曾經來過家裡按門鈴二次,他把之前的錄影放給我看。第一次按門鈴沒多久便離開,第二次按完門鈴後從玻璃門往房子裡窺探了一下。

我不喜歡這個人,你可以報警嗎?我問。

警察不會理你的,因為他並沒進到家裡來,而且並沒有傷害什麼人或東西。但我剛剛不應該什麼都沒準備就去應門,現在是半夜太危險了,我應該先用手機拍下他的樣子(監視錄影器已經拍下了),並且把槍準備好才開門。

這是我看到家裡的第二把槍,是把左輪。

總之我們決定把保全設定好,打開警報器好好睡一覺,明天再處理這件事。你剛剛有鎖前門嗎?臨睡前我問。我不記得了,金龍回答。我只好起身去檢查,結果警報器響了,金龍跑超快去解除設定,因為若30秒內沒解除,接下來整個社區都會聽到超大警報聲。

真是一團混亂的夜晚。


比較起來後院安全多了,只是不時會出現野生動物,前門的人類才危險,我以為我是來度假的,結果搞到人仰馬翻。所以台灣還是很安全,這裡的房子都沒有圍牆,靠的就是保全系統與監視錄影器。我需要瞭解如何設定與解除警報器,按哪個鍵可以讓警察很快便出現,以及去上如何打手槍的課。

2017年6月5日 星期一

Caipirinha 巴西驚艷



夏天到了,我想推薦一款調酒,雖然我不太能喝酒,這是去年在哈瓦那飯店Bartender推薦的。

大家都知道古巴的調酒代表是Mojito,Pub裡幾乎人手一杯,我覺得這個底下都是蔗糖的調酒對我而言酒精還是太濃了,喝了一口臉爆紅,喝完一杯昏睡2小時,於是問他們還有沒有適合我的調酒?他們說那一定是Caipirinha。

原料是:
基酒Cachaça(巴西甘蔗酒)Rum的一種
檸檬
砂糖
冰塊

如此簡單,相信有心人可以在網上找到配方,喝起來酸酸甜甜,我認為比Mojito更溫和好喝。這款調酒出自巴西,因為太簡單了所以大家當手搖飲料喝(誤

但它的名字不太好念,是葡萄牙文來著,我用了很多方式去記它,最後得到的結論是:

卡呸您娘!

您念四聲,我不是在問候令堂,這是最接近最好記的發音。喜歡調酒的朋友,我不知道台灣要去哪裡喝,你若知道請告訴我。

以上。祝 大家都可以品嘗到卡呸您娘!


附上一杯在古巴喝的Mojito,無論視覺或味覺還真的不怎麼樣

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Riley



Riley被發現時,全身毛球髒兮兮在路邊,身形嬌小的他必須武裝自己才能在街頭生存下去。大約兩年後他才完全信任人類,但只要有手指伸向他,雖然只是想摸摸他的頭也會被他兇,我大概被他咬了10次,還好他很小隻我才沒見血。

他對我一直懷有敵意,對我狂叫了兩天,我有點不耐煩想跟他去外頭喬一下,要不然你是想怎樣?我們成為朋友的過程很緩慢,他是個慢熱的狗狗,上回我離開時覺得下次見面他應該忘了我。

三個月後我們再次見面,他不再對我狂叫,安靜地跟前跟後,我猜不出他的心思,只是有點警戒,畢竟之前被他咬手指的陰影還在。

晚上當我熟睡時,感覺身旁有動靜,他跑到我身邊偷偷親我的嘴,我笑醒。

他還記得我,而且他很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