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吃在里斯本之我的菜快溺斃了

在里斯本吃飯就像場賭注,永遠不知道菜單上的文字端出來會是什麼。大多數當地餐廳都不說英文,稍微有規模一點的餐廳才有英文菜單。

經過一日四機場的折騰,決定對自己好一些,捨棄三明治到餐廳吃飯。

住宅區的店面沒有明顯招牌,很低調的兀自存在,我一句葡萄牙文也不會,在外頭徘徊半天才有勇氣進去。

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The City of K

二十年前迷上存在主義,脫離家庭與學校嚴格的管教,以為可以名正言順地濫用自由。那時深信所有教條與制度都是虛無。


二十年後我來到這個卡夫卡的城市

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每個人都是寂寞的星球

Lonely Planet這節目應該不陌生,幾年前很喜歡看Ian Wright旅行的單元,他是個很勇於嘗試又有趣的人。

中了旅行的毒,而且偏好一個人旅行。自從幾年前韓國回來後,發現即使語言不通方向感不好,不過多花點時間迷路或詢問而已,並不會影響旅行的樂趣。

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行走的人

結束40天的旅行,飛機即將降落在高雄時看到7-11的招牌,「未來一個月要待在家不出門」我心想。

事與願違,回來之後還是東奔西跑,但只要一有空檔便窩在家裡。

走出三個水泡一個繭, 旅行並不像照片那般美麗,大部分時間在迷路。語言也不通,五個國家裡只會一點法文與西班牙文的問候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