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吃在里斯本之我的菜快溺斃了

在里斯本吃飯就像場賭注,永遠不知道菜單上的文字端出來會是什麼。大多數當地餐廳都不說英文,稍微有規模一點的餐廳才有英文菜單。

經過一日四機場的折騰,決定對自己好一些,捨棄三明治到餐廳吃飯。

住宅區的店面沒有明顯招牌,很低調的兀自存在,我一句葡萄牙文也不會,在外頭徘徊半天才有勇氣進去。


剛開始老闆以為我要問路,經過一番比手畫腳,強調我要 Fish之後才明白要用餐




 很家常的餐廳,沒有英文菜單,菜單上也沒有照片





老闆送的醃漬橄欖開胃菜,我沒點這個,但他說very good,這是我們能溝通的幾個單字之一




如同表面上看到的,湯裡面只有蔬菜




 右邊是橄欖油,左邊是醋。沙拉看起來沒什麼異狀




事實上青菜是泡在橄欖油裡,老闆嫌不夠還猛幫我倒油進去。他一邊倒油我一邊說enough, enough,很想替可憐的青菜喊救命。


吃完沙拉之後很期待我的魚,不知道端上來會是什麼樣子。





就是一條完完整整的魚,佐以水煮馬鈴薯,這是牠溺斃前的遺容


還來不及動刀,老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又幫我倒了很多醋與油下去,比較精確的說法是用灌的,好心替我示範葡萄牙的吃法。

吃不出來什麼魚,但是頗新鮮。我在老闆注視之下小心翼翼的吃完這條魚,每吃完一道他便跑來問味道如何,我只能誇張地表演「此味只有天上有」。

旁邊坐了一些顧客,老闆低聲向他們介紹我的來歷,我聽到"Taiwan"這個字。每桌都在期待我對這些食物的反應,除了good, very good之外我還用了wonderful,在眾人注視之下吃完這一餐。

老實說份量蠻多的,尤其是泡在橄欖油裡的馬鈴薯,是壓到駱駝的稻草,否則我的實力應該不只如此。




老闆極力推薦我甜點,這是到達里斯本的第一餐,應該試試葡式蛋塔,但真的吃不下,只能喝杯濃縮咖啡。

邊吃邊表演,花費10歐元,大約台幣四百塊。我幾乎是逃出來的,否則不知道他又要端什麼東西出來。




很熱心的老闆,多謝照顧


至於橄欖油泡青菜味道如何,各位在家試試看便清楚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