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直到陸地盡頭--Cabo da Roca

帶著一個背包、一台相機與一台電腦,獨自在歐洲大陸緩慢地移動。嚴格說來,伴隨我的還有一個疑惑與一個遺憾。

遺憾讓生命更加完美,但疑惑讓人坐立難安。我嘗試用一年的時間去釐清這個身邊的疑惑,卻因為近在咫尺,所有佐證事蹟太過清晰,以致令人無法直視。

於是只能轉身離開,一點一點地拉開距離,期望能解決長久以來的疑惑。 從一個機場到另一個機場、從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從一種語言到另一種語言,身上只有一套衣服,彷彿進行一場自我放逐的儀式。

這一走,走到陸地的盡頭。


歐亞大陸是個完整版塊,北緯38度47分,西經9度30分的羅卡角(Cabo da Roca)在15世紀大航海時代前被視為陸地的盡頭。




 「陸止於此、海始於斯」(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ça)碑上刻著這句話。如果這趟遠離是場逃避,這個地點意味著面對真相的時刻到了。





伊比利半島的風,在地中海端是黏稠喧囂,在大西洋端則是溫暖冷靜





 哥倫布的出發是為了抵達亞洲,我的出發是為了回到起點





事情真相再清楚不過,這趟放逐追尋的不是真相,而是勇氣。承認自己的不完美,承認自己的渺小




海的那端是美洲大陸,離家這麼遠,竟然只為了自己的膽怯





認清這點之後,我開始往人群中移動,感染人們對陽光與沙灘的渴望





是我的猶豫不決造成這一整年的疑惑




幾乎可以回家了,事實上我迫不亟待想回來證明





為自己買了一球冰淇淋





看過了世界的盡頭,可以勇敢地回來微笑面對



一切,就只是這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