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環遊世界】久仰了南美洲,巴西薩爾瓦多


你怎麼可以如此燦爛又如此危險?



雖然環遊世界是許多人的夢想,但壓根沒想到有一天會真的上路,一來是跟許多人一樣誤以為這是有錢有閒才能實現的奢望,二來我在學校教書,最長的假期暑假只有兩個月。沒想到因為搜尋南美洲的機票,意外發現只要加個兩三萬便可以買環球機票,於是開始長達一年的準備工作,原本的南美洲之旅也變成環球之旅。


從歐陸移動到南美洲是一筆較大的交通費,我觀察了許久發覺Condor航空從德國法蘭克福到巴西薩爾瓦多這段航程台幣一萬九千多塊,在可以接受的範圍而且可持續移動,於是在德國補充感冒藥止痛藥耳塞(大推耳塞)百靈油之後便踏上南美洲這個神祕的國度。附帶一提,從台灣帶的藥品走了五個國家後所剩無幾,幸好德國的藥品品質很不錯,所以在進入南美洲之前我又採購了一批。

葡萄牙是我最喜歡的歐洲國家,因為喜歡葡萄牙所以連帶對同樣說葡語的巴西一直抱有好感,原本在巴西安排了瑪瑙斯(Manaus)的亞馬遜河叢林之旅,但因為要趕回台灣參加自我評鑑而取消,雖然有點可惜但也讓我抱持著再度回到巴西的希望。

蝴蝶餅雖然不合口味,但是我把它吃完了 


這些義大利麵與甜點也嗑光


從法蘭克福到薩爾瓦多這段航程約十個小時,因為早起所以在飛機上睡睡醒醒,這次的旅行每一週大約有2小時時差,看起來似乎不是問題但最後也變成問題。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南美洲的天空


沒有托運行李這一路走來省下不少時間,走出機場後找到往薩爾瓦多市區的巴士,原本一小時的車程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薩爾瓦多位於巴西東北方,是一座瀕臨大西洋的城市,巴依亞州(Bahia)的首府,也是巴西天主教的一個中心,殖民時期這裡是從非洲運送黑奴到巴西的中點。到達終點站天色已黑,下車後所有人呼嘯一聲全都消失,好像被黑夜的魔法吞食。


從巴士下車的人群突然間全都消失,我一個人站在街頭,空氣中瀰漫著尿騷味



站在街頭看著這張已經看了幾個月的地圖


頓時間我失去方向感,怎麼走都像鬼打牆一樣走不到我的青年旅館,昏暗的街頭與不太好聞的氣味讓我有點想找警察先生聊聊。正在街上尋找是否有可能問路的對象時一台機車呼嘯而過,「阿里阿多~」,車上的人向我大喊。

我不是日本人。

為什麼一到這裡所有亞洲人全都消失不見?別說中國人或日本人,到處可見嘰嘰咂咂的韓國人呢?一整天只在飛機上吃了一餐,我現在很累很餓。終於在一個路口看到一輛警車,我在內心撒花開心得似少女般奔向警車。


警察先生不說英語,我們的溝通有點困難


順著警察手指的方向,我重新整理心裡的羅盤,只能靠自己,我心想。


途中經過一個廣場,一群人開心坐在街頭,彷彿海市蜃樓

雖然在吉隆坡你可以花台幣三百五十塊住到有免費Wifi24小時冷氣熱水含早餐的青年旅館,不代表放諸四海皆準,巴西的物價很高,我用台幣五百多塊找到的青年旅館讓人有點後悔,尤其是長時間飛行後很需要洗個熱水澡睡個好覺。



我的青年旅館門口有警察站哨



雖然有點昏暗不代表裡面有鬼,好了開心點


這是一間七人房,門無法上鎖,浴室狀況不太優,滿地是沙


把行李放到房間後我出去覓食,找了很久都沒有晚餐,只有一家酒吧的老闆好心做個三明治給我。


第一次見到綠色的可樂,那個吐司是怎麼了一方一圓?


這個晚上在很沒安全感之下入睡了,這是我在南美洲的第一晚,有點意外因為跟想像中的不一樣。「白天會好很多」,我這樣安慰自己。第二天醒來發現原本只有我睡的七人房,晚上有人進去睡覺,我因為太疲憊了什麼都沒發現,門口那張床枕頭與被子有睡過的痕跡...

好吧,目前為止巴西給我的感覺有點可怕,我必須老實講。

我想我知道吐司怎麼了,可能是兩組客人吃剩的,shit.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