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環遊世界】在柯欽堡警察局的那個下午

離開科欽這天還是下著雨,一早也沒什麼食物可以買,於是便請旅館準備早餐,簡單的食物要75 INR,相當於30幾塊台幣,可以買一個飯糰與一杯豆漿。




這家旅館的wifi要至一樓公共區,平日這裡人來人往,因為是雨季住客不多,都是一些姑姑嬸嬸,來打掃的、來聊天的、不知道做什麼的,如果要上網得坐在這裡,旁邊人來人往嘰嘰呱呱,經過時一定會瞄一下我的電腦,有點像在自己家裡,還好他們看不懂中文。



Check out時問旅館如何搭巴士至機場,男職員瞪大眼睛告訴我,今天沒有巴士,因為在罷工。為何罷工?兩個不同政黨有不同意見,他說。



真的在罷工,我還去查hartal是什麼意思


只好搭計程車了,女職員替我打電話叫車:也沒有計程車,本日罷工。那該怎麼辦?這對職員瞪大雙眼望著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說。

拖著行李,我走到附近的警察局請求協助,幸好昨天亂晃知道位置在哪裡,有時必須相信自己的直覺,如果想亂晃,就去亂晃吧。值班警員說:「哦?沒有巴士與計程車,今日罷工。」。我知道,所以需要協助。

一瞬間,周圍聚集了八位警察:妳叫什麼名字?打哪兒來?來這for business? 住哪家旅館?去哪的飛機?幾點飛?

「晚上七點」我回答。時間還早所以可以慢慢想辦法。

警:Tailand?

我:No, Taiwan. Acer, the computer?

所有人皆茫然。

我:HTC?

警:Oh! HTC, Taiwan!

我要感謝HTC,沒想到它這麼出名打敗Acer,原本還想解釋台灣是一個介於日本與菲律賓之間的島嶼。

以前被警察偷拍開車違規,現在偷拍警察,低調一點

接下來是屬於男人們的咕噥時間,三三兩兩或站或站(他們把椅子讓給了我),討論該如何處理較妥當。印度人說話速度非常快,咕嚕咕嚕一下子便過去,連想猜測其中一個單字都很難。雖然聽不懂,但他們很認真在討論:請阿明還是阿榮?nonono阿榮在睏沒到下午不會起床,那找阿雄?阿雄喜歡飆車,今天路上都是警察你瘋了?

大概是討論這類的事。

「妳等等」一位警察要我先坐著等。

雨一桶一桶澆下來,濕氣很重但氣溫剛好,我很慶幸自己的飛機是晚上七點。

有人開始打手機,有人跑上跑下,老實說我不確定他們在幹嘛,但只要有進來的警員經過看到我坐在門口便又重複一樣的問題:叫什麼名字?打哪兒來?要去哪?

沒多久一輛警車駛來,一位沒穿鞋的背包客被推進警察局。不知道他怎麼了,但他的背包跟我很像,難不成他也無法去機場?但他們沒有推我還請我坐下,所以我還是乖乖回答所有人的問題好了。(晚上在機場待機時,從電視新聞中看到這位背包客)

「我昨天看到妳」

???

「你坐在嘟嘟車上出現在聖克魯斯教堂」原來觀光景點都有警察在監督。

「嘟嘟車如何?」

「別說了,一直帶我去shopping,跟他說我不要買東西都不聽。」他們哄堂大笑。笑完之後所有人又散開各自不知去忙什麼。原來這裡有專門協助觀光客的警察,真貼心。

那位在教堂看到我的警員跑來突然說一句:xx345

???

警:xx345

原來他在念中文12345

我:你中文怎麼這麼棒?!

警:我 #$%^&*(+%^&)

我:我教你幾個單字,你好、謝謝、再見。

警:菜欠。

我:非常好!

這是我自從拿到華語教學證書之後第一次教中文,沒想到是在印度。





短暫教學時間結束之後,大家又各自去忙。老實說我很懷疑他們在忙什麼,因為一旦有人停下來與我對話,所有人便圍過來,我身邊不時都圍繞著6~8位警員。

大約過了10分鐘,一位警員說,他們盡力在找車了,但路上有些問題司機趕過不來,我猜想可能有路障或檢查哨。沒關係的,我可以等,時間還早。

小組會議又再度開始,我對於自己光坐著等而讓他們去傷腦筋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大約再過十幾二十分鐘,另一位警員又跑來。

警:妳有雨衣嗎?

我:有。

警:妳介意搭機車嗎?

我:機車?!歐托賣 you mean?

警:yes.

我:我不介意,45公里而已,但我的行李怎麼辦?

行李雖不多,但有一個背包加一個小登機箱。

警:嗯……

我想真的是給他們添麻煩了,因為他們又開始小組會議與打電話。從頭到尾大概跟十幾個警察談話,每個內容都差不多,他們是真的很想協助我。幾分鐘過後一位警員跑來:

「Jet Lee?」,Jet Lee is from China.

「Jackei Chen?」,Jackei Chen is from Hong Kong.

原來全世界的男人對中國功夫都有興趣,談到功夫人又都聚集過來,身上沒有帶什麼紀念品,為了答謝他們的熱情,我站在印度南邊一個小城的警察局門口,邊學李小龍鬼叫邊表演一段國劇動作。只是雲手加踢腿而已,沒想到他們非常震驚大叫,以為我真的會功夫,頓時我的人氣飆到最高點。這是繼在南法亞維農表演蜜蜂採蜜之後再度的出國巡演,所以說表演課很重要。

就這樣說說笑笑耗了不知道多久,終於他們找到了一位願意開車的計程車司機,但價錢要1500 INR,I'll take it. 不接受也沒辦法,連警察找車都要找這麼久,我想這天應該有很多旅客心急如焚。

謝謝,謝謝大家的協助,我會記得各位,珍重再見。終於可以去機場,真的很感謝這群熱心的警察。






但兩位警員也跟著我上車


我問其中一位警員阿吉,你們要去哪?「護送妳去機場,路上可能會有一些狀況。」真是太感動了,但我一個人去機場用了三個人力會不會太舖張浪費了點?

司機開的這條路線跟之前司機開的不太一樣,很少黃土路,我到的第一天晚上路況是很糟的。沒多久遇到一輛警車,阿吉停下來,接著兩位白人女孩開門上車,加司機一共六個人在車上。


 阿吉跑到前座跟同事擠在一起,後面三人忍不住一直笑,警察是可以這樣超載的嗎?印度人經常超載,一台機車可以載3-5個人。兩位女孩只搭了大概幾百公尺便下車,「她們在找網咖」阿吉說。



他拿出手機要加我facebook,我非常吃驚,這是一個路上有羊的小城,商店裡還販售紅蘿蔔,但卻在使用臉書?

我有些猶豫,因為在臉書上寫了一些關於印度的事,沒想到除了臉書,他分別還跟我要了手機號碼、email、Skype以及What's APP! !真是滴水不漏。除了這些他給我看了很多照片,有泰姬瑪哈陵、喀什米爾以及一些我不知道的景點。「妳一定要去喀什米爾,如果這世界有天堂,一定就是那裡了。」

接下來,他秀了一些裸著上身的肌肉照:「妳覺得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呢?我身在印度南邊不知名的路上,車上有三個大男人,其中二位還配著槍。這國家的女性地位一直處於劣勢,強暴案件曾出不窮,為此我刻意觀察一些新聞的描述,有位女性被強暴,別人要她嫁給強暴犯,這位女性因而自殺。

這段影片是印度新聞,離開前一天在德里拍的,又有一位年輕女孩被性侵,畫面可能會讓人有些不適,請斟酌是否觀看。






翻開報紙每天都可以看到丈夫虐待妻子致死、強迫妻子賣淫等曾出不窮的新聞,這類事件在國際上早已惡名昭彰,這是為何許多觀光客都對這國家卻步的原因之一。種姓制度雖然名義上已廢除,但實際上卻仍存在,如果不是親身體會,很難想像這世上仍有許多人過著非人的生活、被迫被隔離或是被視如糞土,我在印度這段時間,沒有看到印度女性單獨出門,要不由先生要不由子女或親友陪伴。

「妳覺得怎麼樣?」回到車上的三個大男人,「我覺得你是肌肉男」,這是最安全的回答。我承認印度有許多熱心又誠懇的人,但是我無法分辨哪些是好人哪些不是,有時必須依賴直覺,有時必須要冒險。

「這應該是很難忘記的經驗,二位警員跟你一起下車,別人會認為你是VVIP」,阿吉說。這三位男士將我送到機場之後便離開,不多久還倒車把遺忘在車上的雨傘還回來,我一直不斷道謝,他們應該是好心人。



科欽國際機場不大,這天我搭的是國內線,前往德里



印度國內線的安檢比國際線還嚴,男女分開,通過檢查儀時警報器響起,一位女警把我帶到有拉簾的小房間搜身,她先用金屬探測器掃描我全身,探測器在我胸前停下來。

「這裡有什麼?」我習慣在移動日穿著胸前有許多口袋的衣服,方便裝護照與登記證。有什麼?我還在回想胸前裝了什麼,她雙手便放在我的胸部上。人的一生當中有許多時刻會深深印在腦海裡,這是我此生中的一個Very moment。

我們兩個都同時深深吸了口氣,瞪大雙眼看著對方。

「Excuse me! 妳在做什麼?」我沒說。

「妳不知道搭飛機不能穿有鋼圈的bra嗎?」她說了。

隔著衣服,她非常仔細摸索我的鋼圈,我想她比我自己還知道應該該穿哪個cup。

不是這樣子的女士,在外頭跑跳這麼久,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對我要拖高或集中有任何意見。但我沒說出口,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不知道」,我回答。「好吧」說完她便放我走了。



這是國內線候機室的沙發,很有到長輩家作客的感覺





書店的一本書,沒幾個人知道這個名字對我有什麼意義,只有妳、我、他。我想念那段時光,順道跟閨中密友打個招呼。


印度廉價航空有好幾家,IndiGo是我這次選擇的航空公司,在印度當然一定會誤點。這班飛機誤點了一小時。雖是廉價航空,但機艙還算乾淨。上機沒多久機長廣播,通常我聽到的開頭都是「Good eve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this is captain speaking.」,但這次聽到的是:「Hello, hello~ can you hear me?」我抬頭看發生什麼事。



是機長,他跑出來跟乘客打招呼,順道替誤點道歉。第一次看到機長真面目



雖然機長很酷,但我必須說,這段從科欽到德里3小時的飛機,是這輩子搭過最刺激的一次,機長簡直把飛機當F1在開。剛開始幾次不穩定的晃動還有點緊張,到最後已經麻木,連降落都很轟轟烈烈。

就這樣,我從南印度飛到了德里。不時收到阿吉傳來的簡訊:今天到哪裡啦?旅館如何啊?何時再回到科欽?真的遇到好心人,我很幸運。在某些國家,警察是會持槍搶劫與勒索的。再見了,這張為了往西移動而買的機票,這座聽都沒聽過的城市,沒想到是個這麼有人情味的地方。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