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我正在昏睡,經歷一整天的工作與簡單的淋浴之後,大約在晚上六點半沈沈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被音樂吵醒,是《夜來香》。當下感覺荒謬極了,躺在床上望著過度粉刷的天花板以及刻意裝飾的吊燈,又陷入不知身在何處的困惑,這令人感到些許哀傷。慢慢回想,我在一個不熟悉的城市的陌生旅館裡。


仔細聆聽可以分辨出那是一個小樂團,有一把薩克司風、一台keyboard以及一位樂手,就在旅館一樓的院子裡。

我不記得自己曾經待過幾個旅館,有次在某個歷史悠久的狹小單人房裡哭著醒來,那是個下雪的半夜,過度乾燥的暖氣令人窒息。我將窗戶打開,讓冷冽空氣強迫自己清醒。

我在哀傷誰的哀傷?在過哪裡的時間?

事實上那是在維諾娜,一個義大利小城裡,那段時間每天都在不同的城市醒來。

那瞬間我突然明白,在這世上成千上萬的旅館裡,住著成千上萬的夢。旅行者不願或是無力將這些夢帶上路繼續前進。於是這些或許歡欣或許感傷的夢,在不同的房間裡停滯或流竄,在異國街頭排徊或疾行,在出境或入境室等待尚有空間的行李能夠搭載它一程,往主人相同或相反的方向移動。

這些或許歡欣或許感傷的夢,是生命中無法承受的輕盈。


-- 發送自我的 iPa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