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 星期六

克林姆偏執

伍迪艾倫的電影《另一個女人》(Another Woman)裡出現一幅名為《希望》(Hope Ⅰ)的克林姆(Gustav Klimt)畫作,我從沒喜歡過那幅畫。

精確一點,所有克林姆的畫都讓我感到黏膩與不適,擁抱與親密讓人覺得窒息,我需要距離,人與人之間的疏離遠比親密吸引我,這是為何喜歡獨自在國外旅行的原因之一。看不懂的文字、聽不懂的語言、猜不透的食物,走路、拍照、迷路都可以很安靜。



奧地利繞了一圈,這天在維也納的停留只有一晚,準備第二天一早回台灣,我沒有選擇青年旅館,但也不想選擇飯店,於是找了一家介於兩者之間的pension,不像青年旅館那樣需要與陌生人接觸,也不完全獨立於飯店房間。每人有自己的房間與衛浴,但有一公用廚房。



這種位於住宅區的公寓,應該是外出旅行者體驗當地生活很好的選擇,遠離商業區的市儈,與當地人隔牆而居。這家pension位於四樓,等於台灣的五樓。由電梯的機械構造看來,原本這棟公寓是沒有電梯的,並且剛經過大整修外表才會如此清潔,沒有鴿糞堆積。




在歐洲每人能分配到的空間很小,這種大小的房間我很適應。陽光撒在床上,枕頭上照例會有一塊奧地利巧克力。




 剛整修完沒錯




 為何馬桶旁邊會有個骷髗頭?




只是希望投宿者不要將雜物丟進去而已,需要用這種手段?我不想讓骷髗頭看我上洗手間




仔細看房間,它是...克林姆房...我忘了他是維也納人



我開始全身發熱頭皮發麻,尋找冷氣開關,發覺這是一個只有暖氣沒有冷氣的房間。跑到櫃台要一台電風扇,答案是沒有。當天氣溫約攝氏30度。附近飯店都沒有單人房了,我已經付款無法退房。

我想起卡夫卡的《蛻變》,覺得自己會變成一條黏膩的大蟲,並感覺普魯斯特在與我談論他的房間,但沒有可愛的馬德蓮蛋糕。

於是我衝出去跑到環城大道上,晚上八點多,超市已打烊,但還有些零星的食物與新鮮空氣。買了一個Kebab與可樂,坐在人行道上邊吃晚餐邊透氣。

我不想回到那個房間,在人行道上坐了很久,直到人潮散去。帶一球冰淇淋上樓,希望能讓自己降溫。這回有位男士與我共乘狹窄的電梯,牽著他的狗。他大約130公斤,狗大約15公斤,三個生物在只能容納兩人的電梯裡,聽著彼此的呼吸。

五分鐘後我又跑下樓,這次狠下心不斷地走路,直到精疲力盡才回去沖冷水澡。

第二天眼睛睜開,第一個念頭是:終於可以離開這裡。

整體心得:
1. 價格太高,每晚89歐元,我在奧地利可以找到更便宜、有冷氣、含早餐又有自己專屬陽台的飯店。
2. 建築物本體太老舊,仍使用幫浦,24小時只要有人用水,便會從牆壁發出巨大聲響。
3. 起碼該提供電風扇。

不推薦這裡,雖然看起來光鮮亮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