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

我以為要去看袋鼠


這份行程表的形成,有段小故事





將論文大綱投出去之前時,我以為開會地點Austria是澳洲,想說這兩年都跑歐洲,該換個地方,沒去過南半球,去看看也不錯。等到對方接受論文大綱並寄地圖過來才恍然大悟,Australia才是澳洲啊!


原本打算從台灣直飛維也納,去年在歐洲轉了太多機場,轉得我昏頭轉向全身酸痛。「要直飛」,把精神留給發表論文,我對用英文發表論文這件事有點擔心。

日本地震過後,寫信給未來的指導老師報平安,順便告訴他最近做了一齣戲並即將到奧地利發表論文,表示自己沒閒著。

「太好了,妳可以順道到倫敦來嗎?」

奧地利與英國之間是沒有道可以順的,就我所知。太遠了我不想去,但不知道該如何拒絕。直到旅行社告訴我,台灣直飛維也納的機位沒了,兩個轉機的選擇都要經過倫敦。




兩地相距1500多公里


這是命嗎?我思考了一會,獎學金要靠他張羅,加上系上有些事要過去處理,便回信:Sure! I"ll be glad to see you.


於是旅行社給了我這張行程,去程在倫敦停留3天再飛維也納。但開會地點離維也納很遠,是在斯洛凡尼亞邊界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原本要去澳洲看袋鼠的行程變成:

去程:高雄→香港→倫敦→維也納→鳥不生蛋
回程:反之亦然

這便是突然要去英國與奧地利的原因,跟我媽報告行程,她問:妳一個人不怕嗎?

怕。 但我一直往害怕的方向走,假裝很勇敢,邊走邊發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