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 星期六

等待簽證


將所有申請簽證所需資料全送出去之後有種虛脫感,準備這麼多資料若還拿不到簽證,我也問心無愧了。此行需送件的只有印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西與阿根廷,土耳其簽證在2013年5月15日之後只需在網路上申請,幸運趕上時間,方便許多。

不同國家的表格內容可看出文化差異,例如印度與阿拉伯需要父母的英文姓名,以及臉上是否有清晰易辨識的圖騰。

準備這些文件並不困難,只是會消磨人的鬥志。台灣護照在南美洲不斷被刁難,我經常在天快亮時才結束工作,幸好沒計畫到智利,ABC三國(Argentina, Brazil, Chile)簽證對單獨旅行的台灣人而言相當不友善。另外,因為工作關係,原本七十天的行程必須縮減,損失了一些預訂費。時間與金錢的損耗都還在忍受範圍,最難受的往往是在填寫表格過程中,發覺國籍選項中沒有Taiwan這個字。




為了造訪某些國家,必須暫時承認自己不是這塊土地上的人,尚未出門,已經不斷與自己對話,深夜時分面對一堆文件,揉掉一份份英文字母又不小心小寫的阿根廷簽證申請表,問自己這樣做值得嗎?花費心力與金錢在這些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的國家。




提早結束旅程的代價之一,是必須直接買一張從利馬到高雄的機票,看這地圖不知不覺腳便腫了起來



冥冥中有股力量鞭策我一定要排除萬難完成這趟旅行,雖然有好幾度想放棄。我們總是羨慕環遊世界的人。尚未出發,我已經從羨慕改為敬佩。光是確定所有交通、住宿與簽證,便需要過人的耐心。這是場持久戰,我終於瞭解為何這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是否能成行,除了需要運氣之外,還有克服障礙的毅力能堅持多久。這與之前以為只需解決時間與金錢兩個問題的觀念落差很大。

從去年八月開始著手計畫,期間還做完一齣跟旅行有關的戲,夢想是否能成行,在南美簽證尚未到手前,一切仍有變數。一班班航機確認、一家家YH搜尋,雖然在腦海裡已環繞地球好幾圈,神遊景點數十回,心中仍沒有產生踏實感。

也許這便是旅行吸引我之處,出發前、中、後總是出現意想不到的變數,讓旅行本身成為一項有機行為,在文化、事件、氣候與運氣中打轉。所有計畫只是沙盤推演,踏實感通常在旅途中遭遇挫折時浮現:


「Shit...是扒手,我的確在巴塞隆納。」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環遊世界沒有想像中的浪漫,在準備過程中深刻體會這點,並且,往往在離開一個國家或城市後,我才能開始慢慢了解她。





------

28/05/2013 更新:

1. 阿根廷與巴西的旅遊計畫書必須寫得很詳細,哪一天到哪裡的行程都要附上,我被要求補上這兩個國家的詳細行程。光寫Buenos Aires City Tour是行不通的。

2. 巴西要求我付上全程電子機票,是從台灣出發回到台灣的所有機票,是個大工程,趁這機會好好整理並將訂位記錄或登機證編號。

3. 由於我是個人旅行無參團,阿根廷簽證必須親自到阿根廷商務文化辦事處面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