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

美得讓我喘不過氣--佩納宮



佩納宮(Palácio Nacional da Pena ),位於里斯本近郊,一座外觀很特別的宮殿。1493年,當此處還不是皇宮時,國王約翰二世到此朝聖,他的繼承者曼紐爾一世也喜歡這個地點,於是下令建造一個修道院。18世紀時,修道院在閃電與1755年的里斯本大地震中損傷嚴重。1838年斐德南二世國王得到修道院、摩爾人城堡與附近土地,於是將其改建為皇宮,成為葡萄牙王室夏天住所。

此任務交給德國一位旅行經驗豐富的建築師Eschwege,並於1842-1854年間改建,但斐德南國王與瑪莉亞皇后二世卻對建築風格與裝潢加以干涉,國王強烈建議在其中加入拱門、中世紀與伊斯蘭元素,於是這個宮殿的建築融合新哥德、新曼紐爾、伊斯蘭與新文藝復興風格,是個風格很多元的建築。




斐德南國王與瑪利亞皇后在竣工之後相繼去世,這皇宮命名為pena,有遺忘、哀傷、嘆息之意。斐德南去世後將此宮殿贈與他的第二任妻子Elisa Hensler,她將它賣給路易士國王,1889年轉手給葡萄牙政府,1910年成為博物館,1995年被列位世界文化遺產。(資料來源

我覺得最悶的應該是那位德國建築師。




雖然此地離里斯本不遠,但還是決定參加local tour,一天內可以跑3、4個景點,這是節省時間的做法。司機兼導遊Frank是一位黑人,人與他的英語一樣好。同行者還有一對瑞典夫妻、一對德國年輕情侶與一位巴西來的女士。




 Frank家就住在Sintra,順路帶我們繞到他家



「妳為什麼一個人跑來這麼遠的地方?」Frank問,全車都豎起耳朵等答案。「我也不知道,走著走著就到了葡萄牙。」

巴西來的Lisa同Frank講葡萄牙文,其他兩對各自用他們的語言聊天,我在前座感受所謂的地球村大概就是這樣。其實不用刻意跟我找話題,在台灣很希望能有一整天可以不說話。



車子開到山腳便停下來,這裡是佩納森林公園(Parque de Pena),離山上的佩納宮還有一段距離。Frank問大家是否要搭2歐元的接駁車上皇宮,或是穿越森林爬上去?

接駁車!我這輩子跟爬山無緣。

「當然要爬上去」,那對20出頭的德國年輕人說。我恨他們。


 Lisa刻意放慢腳步用生澀的英語與我聊天
  


「我應該穿球鞋來的」她說,我沉默。不是我歹鬥陣,實在是太喘了


就這樣一直爬一直爬,我想建議Frank在公司網站上註明此段路程需要爬山,請旅客注意,這樣便可以準備好再上路。



 喘歸喘,但這座森林真美


這個瞭望者是摩爾人,Frank說,我問他還要爬多久才會到?



「快了,妳看,佩納宮就在眼前」



感謝在這裡建造十字架的人,這是最好的打氣...瑪莉亞與妳同在,來加油,再往前走一點。



看到佩納宮,是個色彩鮮艷的童話城堡,這座遺忘、哀傷、嘆息的皇宮在歐洲十大宮殿城堡中名列第八。但它看起來還有一段距離,這是鏡頭望遠端拍的。回頭看那二位德國情侶也氣喘吁吁,當下很想拿起石頭往他們K下去。




 稍做休息喘口氣,Frank讓大家在這裡歇會,並且堅持替每個人拍照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想拍照」,「這是紀念妳爬上來,一定要拍」, Frank人真是太和善了...



再爬了一陣子,終於來到皇宮底下









穿過這道門便是皇宮,門票每人6歐元




 很伊斯蘭的大門





應該不是德國建築師的本意




 所有元素都似曾相識,但又不是那麼回事





皇宮內部禁止攝影,裡面有各種不同國家的裝飾與家具,為前皇室的處所,果然異國風味濃厚,這裡可以看到一些。





遠方是大西洋





我有點累歪了



這個皇宮被稱為葡萄牙七大奇景之一,是葡萄牙的新天鵝堡




許多不同的塔樓




摩爾人的城堡在不遠處






第一次看到驅魔獸是如此寫實的鱷魚








如果有機會到此,請斟酌體力,有人爬了45分鐘,有人邊爬邊玩花了兩個多小時,我們大概花了一個多小時。山下有接駁車與馬車可直達皇宮,不一定要穿越森林爬上來。





這是個很夢幻的皇宮,後來才知道搭車上來的旅客是看不到如此全景的,多虧那對德國情侶,對不起我錯了,請把石頭還給我。





被Frank所逼拍的照片,他真是太和善了





張貼留言